鄭秀文和許志安在愛情路上糾纏22年,經歷離離合合,近日終於傳出“求婚成功”的消息,兩人準備於明年在香港註冊結婚。鄭秀文和許志安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詮釋了什麼叫做“愛情長跑”。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在愛情的道路上跑馬拉松的,人生能有多少個22年,愛情長跑,跑著跑著就會讓人覺得累得喘不過氣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愛情長跑男的“婚點”
  主持人:這周的題目是“愛情長跑”。鄭秀文和許志安兩個人也夠厲害了,都是40多歲的人了,還這麼折騰。
  紅肚兜兒:他倆不算愛情馬拉松吧,中間有十幾年是各過各的。他倆是一開始一塊兒跑,然後各自跑,最後又跑到一塊兒去了。
  P in k ma n:愛情馬拉松這個詞有點怪,難道結了婚就沒有愛情了?
  主持人:對,結婚以後也可以接著跑。大家身邊有木有愛情長跑的個案?他們為什麼不結婚呢?有時候,我們這些外人看了都著急。
  天空永遠蔚藍:我遇到過這樣的案例:33歲的小璐至今還和男友在愛情的道路上艱苦跋涉。她和男友是在9年前認識的,男友的理由是“我的事業才剛剛有起色,不想這麼早就結婚影響了前途”。愛情長跑男就像是一個長不大的男孩,之所以不願意結婚,其根本原因還在於害怕婚姻會讓他失去他原先擁有的一切。要想解決根本問題還得從這一癥結上下手,作為女人就應該用各種各樣的實際行動和心理暗示,讓他們對於婚後的生活有足夠的信心,特別是要讓他覺得結婚後他仍然可以擁有原來的自由、舒坦、隱私、寬鬆甚至是父母的呵護。
  主持人:長跑男是不是都愛說以事業為重之類的?
  天空永遠蔚藍:對,愛情長跑男大都非常熱愛自己的事業,他們大都是比較優秀的男人,作為一個女人,如果你愛他,並且想真正從他那裡得到婚姻的話,那麼你一定要有足夠的耐心、愛心和寬容心,否則他是不會輕易給你婚姻的,其中利弊應該事先早早在心中做好權衡。
  紅肚兜兒:跑馬拉松的,要麼女的特有奉獻精神,要麼女的思維特現代,對婚姻無感,還有一撥是結過婚又離的,完全瞭解婚姻是怎麼回事,所以堅決不要再進愛情的墳墓了,只肯談戀愛。
  辛香蘭:男性在未完成雄性競爭前,很多都不會考慮長期伴侶關係。因為他們這時就好比沒長出殼的螃蟹,看其他硬殼螃蟹有點怯。他們會本能地選擇在自己的社會地位和身體體能處在最佳平衡點的時刻進入婚姻。他們也深信這一時點他們能夠遇見人生中最佳的配偶。這一時點我們叫它:婚點。
  P inkm an:我倒覺得婚姻能給男人提供一些他所需要的東西,讓他願意結婚。
  和男人耗時間是最愚蠢的事情
  主持人:唉,偏有不少優秀的女人前仆後繼地把大好青春年華耗在愛情長跑男人身上。
  辛香蘭:青春年華耗在這個男人身上,比如20歲到30歲都在跑,30歲的男人被歲月打磨得更精緻儒雅了,可30歲的奉獻女轉身恐怕就再難找到和眼前這位等量齊觀的男人了,前期投入的感情時間,總會讓女人心存幻想地繼續耗下去。
  紅肚兜兒:反正結婚這事兒,就是有人願意結,有人不願意結,大家就自動配對志同道合的就行了。願意結的非跟一個不願意結的死磕有什麼意思啊?
  P inkm an:我覺得男人不想結婚多是不想負責任,不願面對各自的家庭,不想生孩子,還想找別的異性,對現任不夠信任……
  大陳小俊:不願意結婚的男人,在瞭解到伴侶是想結婚的而無動於衷,這是自私,不值得托付。一個有擔當的男人,會給女人她需要的東西,也知道她要什麼,儘量會滿足她。
  辛香蘭:女性的擇偶關鍵期是20-25歲,而男性則是20-40歲。和男人耗時間是最愚蠢的事情,92.2%的中國男性認為女人應該在27歲前結婚。如果有同居關係,那麼隨著同居時間的延長,女性體內的催產素會讓這個女人越來越依戀這個男人;而男人,如果和一個女人長期同居而無子嗣,那麼他的基因會告訴他,這個女人不適合繁衍,於是,男人對這個女人的關愛和熱情就會逐漸下降。
  紅肚兜兒:雖然從生物學角度可以把人分析得特別赤裸裸,好像一切問題都有根有據,不過落到實際中,散伙啊始亂終棄啊各種亂七八糟的時候,也不能跟人說,都是基因讓我這麼乾的。能把基因拉出去槍斃嗎?
  辛香蘭:男性在選擇婚姻伴侶時遵循絕對最優策略:在自己能追到的異性里挑選最好的。婚後則是相對最優策略:在朋友圈裡自己老婆算得上優等就高興了。在沒遇見這個最優前,或者覺得自己還沒好到配得上這個最優前,男人不急著結婚。
  紅肚兜兒:咳,這事兒就像狗熊掰棒子,挑最優的其實很難哈……
  辛香蘭:但心裡總在想。
  P in k man:如果兩個相貌差不多的女人,另一個比我老婆高2釐米,誰會去放棄現在的?!
  主持人:會不會轉了一圈,又發現第一個是最好的?
  辛香蘭:新的沒比舊的優啊,舒適度問題。
  愛情長跑修成了正果那就是婚姻
  主持人:我和老公長跑4年,最後奉子成婚,貌似很多人都是用這種方式來結束長跑的。你們呢?
  俯仰自得:我們跑了6年,一切似乎都是順理成章的,一定要說契機,是因為我的幾個好朋友都在那一年婚了。
  曉梅:有的人就是戀愛了一陣就結了,大概是覺得婚姻是人生必選之路吧。
  紅肚兜兒:愛得更多那一方應該更想結,結了一塊石頭才落地,要不老擔心被挖牆腳。
  主持人:你們覺得多長時間才算愛情長跑呢?
  P inkm an:3年以上吧!
  俯仰自得:天,3年?那是愛情快餐吧!我個人覺得5年以上才有資格談得上長跑。
  主持人:經歷過愛情長跑的婚姻會不會更牢固?
  俯仰自得:不一定。我有個朋友,她跟老公算是青梅竹馬,長跑了八九年才結婚,現在孩子都上初中了,老公卻在這時出軌了。理由很狗血,他說找到真愛了!
  紅肚兜兒:愛情馬拉松跟結婚,不就差一張證嗎?內容都一樣的,也是住在一起吃喝拉撒嘛……跑1年結婚10年的跟跑10年結婚1年的,沒區別呃!
  辛香蘭:如何搞定長跑另一半兒?大家出謀劃策下。
  P inkm an:奉子成婚,生育政策真的是天朝獨有的結婚利器,沒有結婚證,生孩子就要罰一大筆錢。
  紅肚兜兒:沒有生育福利很可怕。國家能負擔女人生小孩和養小孩的錢就好了,很多女人就敢不結婚,也敢從忍辱負重的婚姻里掙脫了。
  辛香蘭:國家能負擔養老,愛情自由度會更高吧。
  主持人:花他的錢,讓他覺得不結婚就等於沒有回報率,之前的投入都打了水漂。
  俯仰自得:跑得時間長了會不會累覺不愛?最後還結婚的會不會是因為習慣了?
  紅肚兜兒:我見過同居好多年然後結婚的,男方覺得就算再換一個,還得從瞭解到習慣從頭再來一次,太麻煩了,一想就累,還不如就和這個習慣了的結了。
  辛香蘭:長期伴侶舒適度上就是有優勢。
  俯仰自得:真相是愛情發展到最後都會是親情。
  主持人:既然大家都覺得愛情長跑,跑進婚姻還得接著跑,那為什麼愛情長跑不等於婚姻呢?一直跑著不結婚和結婚的區別又在哪裡呢?
  紅肚兜兒:沒領證的時候散伙更容易唄,離婚起碼還有個法律保護你。
  辛香蘭:長跑雖然與婚姻類似,但終究不是婚姻。相信真愛無敵,相信美好的一切,並不意味著對醜陋的一切視而不見,而是懂得用規範來控制人的本能欲望。這和信仰的功用十分類似。是的。婚姻制度更類似於一種宗教與信仰。它是高蹈的,引人向上的。它提醒你,不要為身體的各種欲望所牽制。它甚至如宗教般,擁有自己固定的儀式。這些儀式讓這種信仰變得神聖。一段穩定的婚姻關係,甚至如宗教和信仰一般,有讓人安穩身心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為小許小鄭送上滿滿祝福的原因。長跑修成了正果,那就是婚姻。
  本期主持:許多多
  本期嘉賓:
  辛香蘭(女、大學老師、《小艾戀愛記》作者)
  天空永遠蔚藍(男、專欄作家、《為何越愛越受傷》作者)
  紅肚兜兒(女、新銳專欄作家、吸血鬼控、重口味電影愛好者)
  P ink man(男、《人之初》雜誌社編輯、婦女之友)
  曉梅(女、《人之初》雜誌社編輯、中老年之友)
  俯仰自得(女、資深媒體從業人員)
  大陳小俊(男、藝術家、擁有多年失戀經驗,現已修煉成情感專家)
  採寫:南都記者 許琨  (原標題:愛情馬拉松婚點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ymunvvmgei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